胡抡摇滚乐(之四) Rock’n’Roll由黑到白

来源:免费注册即送体验金  作者:皮蛋  发表时间:2018-07-04 12:41

  《看图说话,胡抡摇滚》(四) — Rock’n’Roll由黑到白

  只要还有一两个同志感兴趣,俺就接着胡说八道。

  再往下说我就可能要丢人现眼了,因为很快就要说到我们很多同志都知道甚至熟悉的歌星,我是全凭印象瞎说,本来知道的就有限,说错的机会可就太大了。哪位同志看到俺胡说大发了的,请给提醒一下,先谢了。

  摇滚乐,包含的内容挺多,有的同志上来就说不喜欢摇滚乐,其实大约还是没有把摇滚乐的概念搞清楚。俺估计,随便哪位同志,您说出来自己喜欢的歌星当中,大概就有摇滚歌星,或者,至少唱过经典摇滚乐作品。没办法,这摇滚乐在现代社会泛滥成灾,普及程度快赶上冲水马桶和自来水儿了,您想躲都躲不开。

  尤其是软摇滚,连90岁的坐在轮椅里的老太太都喜欢听。粗略的说,除了民谣民歌一类传统旧货以外的几乎一切流行音乐,大都与摇滚乐相关,甚至直接就是摇滚乐。

  咱现在说的主要是经典摇滚的主流骨干,不然这话题就更没边儿了。

  摇滚乐,是黑人音乐白人化的结果。摇滚乐是白人音乐,虽然仍然有不少黑人摇滚音乐家。

  这个白人化的过程,开始的是一个年轻的美国南方人,Elvis Presley,唱歌灌唱片开始的。印象中那个乡下的小唱片公司名字叫“太阳”,老板什么名字俺可是不记得了。这老板的想法,就是找一个能够像黑人一样善于唱歌的白人小子,还真就让他给碰上一个。

  摇滚乐,就此诞生。

  Elvis Presley,俺印象里他是出生在肯塔基,或者是密西西比 ?反正是一土鳖地面儿就对了。别瞧肯塔基这个地方土,可是人家除了会炸鸡以外,还真出了几个著名的人物。南北战争时候,双方的总统,北方林肯和南方戴维斯,老家都在肯塔基,弄不好这哥儿俩还吃过一个鸡窝里出来的炸鸡呢。

  一般,鸡窝只能出鸡;不过,到了网上,有的鸡窝里还能出土匪呢,咱这地方就有好几位鸡窝里来的“好汉”,经常“出没往返,番号是保安五旅第三团”。

  估计,林肯和戴维斯这俩同志吃的都是他妈油炸老公鸡,不然怎么打起来了呢?

  咱现在说的这个歌手,Elvis,年幼就搬家到另一个乡下土鳖云集的地方去了,田纳西。这个同志是1935年1月8号出生的。

  其实俺从来都不太喜欢他,能够记得他的生日,是因为俺很久以前有个女友的生日就是这天,一共也就是拉过三次小手儿的交情,结果把人家生日给记住了。再有,“人民的好总理”也是这天“医治无效”以后一大清早就“乘风归去”的,所以这日子好记。

  50年代那阵子,美国战后大发展,象田纳西这样的土农村也搞“改革开放”,一时间户口开放农民松绑,“震惊世界”。咱说的这个年轻的Elvis同志就成为了一名光荣的乡镇企业卡车司机,日夜奔忙。

  歌中唱到:“车轮快如飞,马达放声唱;运了大庆高产油,再运大寨丰收粮”。

  看这意思,他是在东北大庆和山西大寨之间搞长途贩运的,属于破坏国家经济计划的“投机倒把”犯罪行为。

  卡车这东西,载重量大,但是悬挂比较硬,舒适性差,跑起来很颠。这Elvis屁股上的三斤肥肉,给卡车颠得很有节奏的颤抖不止。正所谓“人欲静而肉不止”。

  这个乡镇企业的司机Elvis不同凡响,竟然从屁股蛋儿上给颠出音乐灵感来了。

  别的代表不了,至少可以代表先进生河南11选5产力。

  所以说,这摇滚乐是随着现代生产力发展而出现的东西,就是因为这东西是让卡车颠屁股给颠出来的。这个东西,非得用卡车颠不可,骑毛驴再怎么颠也没戏,屁股蛋子上磨出半斤热血来也不行,顶多也就颠出个信天游。

  十多年前,我吃了顿饱饭,越过天山到了南疆喀什,不留神就坐了维族兄弟的驴车,结果比上了贼船还后悔。那驴车把我给颠得死去活来,一路上都时刻要双手抓紧,不然就被活生生颠下车去了。日他哥哥!照那个颠法儿,别说什么灵感,灵魂简直要离窍儿,连他妈黄的都快给我颠出来了!

  咱现在说的这位田纳西农村青年,从小就喜欢遛两嗓子,多少有些根基,卡车一颠找着感觉了,张嘴一唱还挺好听的。于是就有人往唱片公司推荐。咱刚才说到的那个寻找黑人嗓子的白人歌手的老板一瞧:好小子,就是他!

  这么一来,Elvis的唱片就问世了。

  后来他比较红,更大的唱片公司RCA要求转让,那个发现他的“太阳唱片”的老板也知道自己能力有限,就出让给RCA了,好像拿了五万焖的转让费。

  那时候,大约是1956年。

  此后,Elvis一路高歌猛进,大行其道,越来越受欢迎,唱片也卖的很好。Elvis有个外号儿,叫作“猫王”,大约也就是“歌王”的意思。

  这个“猫王”演出风格是史无前例,因为灵感来自卡车颠簸,所以他唱歌时候有很多丰富的肢体动作,尤其当时激发灵感的“中段儿”部位,更是扭来扭去的,快赶上水蛇腰了。

  圣人说了,这水蛇腰可是非同小可。

  有诗为证:

  瘸毒瞎狠麻子刁,

  矮子杀人不用刀;(不仅不用刀,有时候还用坦克呢)

  再独,你独不过一只眼,(尤其是“目光如电”的一只眼更可怕)

  一只眼也斗不过水蛇腰!

  无论如何,这水蛇腰必河南11选5走势图定厉害。

  摇滚乐,这个“摇滚”的动作就是从他那连独眼龙也斗不过的水蛇腰来的。

  这么一来,很多传统人士看着很不习惯,表示反对。为了照顾广大人民群众的要求,当时电视转播曾经有过要求只拍摄他的腰部以上画面的故事。

  好在美帝国主义没有中宣部这单位,要不然早就给丫灭了。

  50年代后期,猫王同志还曾经参军服役,从军的几年并没有断送他的音乐事业,退役以后继续“发展”,参拍摄过一些电影,不过他演的电影实在是很一般,没啥可看的。

  这张穿官衣儿的照片,看起来是不是有些像我国一位现役军人,也是唱歌的,蔡国庆同志?不过蔡同志那种娘们儿唧唧的劲头儿要比这个更厉害。

  猫王同志的招牌表情,是一付永远带着些嘲讽微笑意味的向下拉的嘴角,不少同志还对他这个特点着迷呢。

  这几张照片看着都挺年轻神气,后来就不太灵了。60年代后期到70年代,这位同志开始抽白面儿,据说是毒品的作用,把他变得比较胖。

  据说抽大烟的大烟鬼儿都很瘦,可是他抽白面儿却抽胖了。不知道是怎么个意思。

  也许,这两样东西应当交叉着抽,一三五抽大烟,二四六抽白面儿,星期天打一针海洛因,大概就可以保持苗条身材,最后弄得跟咱新疆民歌中赞颂的美丽姑娘阿拉漠汗似的,“身材不胖也不瘦”。不过“吐鲁番西三百六”有没有大烟白面儿还是个问题,我倒是知道他们吐鲁番那边儿有莫合烟,据说也有毒品成分,反正当年那帮孙子抽那种烟把我给呛得难受了不少日子。

  这猫王同志犯了个原则性错误,就是光抽白面儿,没抽大烟,结果糟糕了。

  终于,在1977年一个风雨交加的夜晚,“天也是这么黑,也是这么冷”(革命现代京剧《红灯记》李奶奶“痛说革命家史”台词片断),不过猫王一个人在家里没有像李奶奶那样“在灯下缝补衣裳”,他虽然脱了衣裳,但是没有进行缝补,河南11选5走势图而是光溜溜的一头扎厕所里洗澡去了。

  结果,他这一洗就洗大发了,从此再也没有从澡盆里站起来,真正做到了“赤条条来赤条条去”,一代摇滚巨星陨落了。

  他老人家的故居,在田纳西的孟菲斯,不过俺打那地方路过几次都没有停留瞻仰。首先,俺自己是就个土鳖农民,对于农村本来就没有太大兴趣, 还有呢,我对这个同志也不是很喜欢。

  我觉得这个同志虽然大名鼎鼎,但还是有些给俺们农村人丢人现眼的小缺点。说的难听,就是这个同志稍微有些庸俗,在他发达了以后,购买了无数辆的凯迪拉克豪华汽车,而且最“孰不可忍”的,是他把自己家里的好多破玩艺儿都给搞成黄金的了,什么金电视,金冰箱之类的。

  其实,我以后万一有点儿钱了也是想照他那样儿搞,不过到现在还一直没有“脱贫”,看到他“先富起来”了,弄得个金碧辉煌,俺心里有些承受不了。

  据说,猫王同志的工作态度还是很认真的,曾经在录音棚里把一首歌反复录制达到近30次。不过,我对他的东西不太熟悉,听的还是很有限,也说不上喜欢。他虽然有自己独特的风格,但是原创作品比较少,而且与后来的同志相比也不是很“猛”。

  圣人说,猫王同志开创了摇滚乐的形式;但是赋予其精神的却是另外一个同志:Bob Dylan。

  猫王同志的歌曲,绝大部分内容都是哥哥妹妹之类的,至少没有超出这个境界多少去,与原来的民歌包含的范围差不了太多;后来,直到现在,摇滚乐经常以革命性新时代的形象出现,甚至是愤世嫉俗的典型代表,其开先河的主儿,就是这个Bob Dylan。

  下次再说说这位伟大的迪伦同志。

  歌曲:always on my mind

  --永远的猫王-- Always On My Mind

  ---Written:Wayne Thompson/Mark James/Johnny Christopher

  Maybe I didn't treat you

  Quite as good as I should have

  Maybe I didn't love you

  Quite as often as I could have

  Little things I should have said and done

  I just never took the time

  You were always on my mind

  You were always on my mind

  Maybe I didn't hold you

  All those lonely, lonely times

  And I guess I never told you

  I'm so happy that you're mine

  If I make you feel second best

  Girl, I'm sorry I was blind

  You were always on my mind

  You were always on my mind

  Tell me, tell me that your sweet love hasn't died

  Give me, give me one more chance

  To keep you satisfied, satisfied satisfied

  Little things I should have said and done

  I just never took the time

  You were always on my mind

  You are always on my mind

  You are always on my mind

  Maybe I didn't treat you

  Quite as good as I should have

  Maybe I didn't love you

  Quite as often as I could have

  Maybe I didn't hold you

  All those lonely, lonely times

  And I guess I never told you

  I'm so happy that you're mine

  Maybe I didn't treat you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郑浩中 来源:AlphaQ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

  ? 胡抡摇滚乐(之四) Rock’n’Roll由黑到白 相关搜索:胡抡摇滚乐

编辑:admin
Copyright © 2002-2017 版权所有